第 14  期

趙磊:“一帶一路”為何越走越順?精彩中見格局

本期嘉賓:趙磊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國際關系和“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 近六年的實踐證明,共建“一帶一路”符合世界共同發展的大趨勢,順應了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內在要求,因而越走越寬廣、越走越順暢。 [詳細]

文字實錄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于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舉行。近六年的實踐證明,共建“一帶一路”符合世界共同發展的大趨勢,順應了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內在要求,彰顯了同舟共濟、權責共擔的命運共同體理念,因而越走越寬廣、越走越順暢。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實現高質量發展現已成為沿線國家的普遍愿望。


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即將召開之際,智庫中國專訪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趙磊,就 “一帶一路”的實踐經驗,企業如何更好參與“一帶一路”,以及智庫如何助力“一帶一路”實現高質量發展等話題進行了精彩解答。


中國網:自2013年提出以來,“一帶一路”建設已經收獲了顯著的成果,并吸引到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參與進來。在您看來,有哪些精彩項目給您留下了深刻印象,為何能夠取得成功?


趙磊:首先,從區域看,當屬埃塞俄比亞的系統性項目?!耙粠б宦贰钡捻椖吭诎H肀葋啿皇枪铝⒋嬖诘?,而是產生了聚集效應。

 

亞吉鐵路是一個連接非洲東部埃塞俄比亞和吉布提兩國首都的跨國電氣化鐵路,它的開通促進了人員、商品和物資運輸的互聯互通,起到帶動區域經濟繁榮的紐帶作用。


埃塞爾比亞的兩個園區,東方工業園和華堅國際輕工業城,特點就是幫助當地人解決就業與創匯。東方工業園解決當地就業人員1.6萬人次,華堅集團與埃塞俄比亞政府簽署“埃塞俄比亞華堅國際輕工業城”項目正式協議,已在當地安置就業8000人,累計出口創匯1.2億美元。華堅出口占埃塞俄比亞鞋業出口總量的65%,占埃塞俄比亞當地皮革采購出口的25%。這是埃塞俄比亞出口創匯、解決就業的樣板企業,為埃塞俄比亞的外向型經濟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


我在赴埃塞爾比亞調研時,通過與當地官員交流了解到,他們最喜歡的埃塞爾比亞的項目就是亞吉鐵路,這點出了“一帶一路”的邏輯和魅力所在?!耙粠б宦贰苯ㄔO強調陸海統籌,過去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多屬海洋發達國家,相對來說,不發達國家一直是內陸國家,亞吉鐵路使一個內陸國家擁有了出???,這有關格局。


第二個不得不說的精彩項目是中歐班列。中歐班列橫貫歐亞大陸,途經不少內陸國家,實現了這些國家與海洋的聯通,這是“一帶一路”全球格局的展現。


第三個精彩,就是走出去與引進來的精彩。意大利政府決定加入“一帶一路””成為了最近一段時期的大新聞。為更好地參與“一帶一路”,意政府成立了中國任務小組,接受意大利經濟發展部和外交部的共同指導,由曾在中國工作生活10年、會講中文的杰拉奇負責協調指揮工作。一個十年不在意大利生活的人能當選本國的部長,為什么?答案跟中國有關,因為他了解中國,換句話說意大利的選民認為他了解中國,了解中國就意味著中國有機遇,意大利就有機遇。在中國生活十年,他感受到電子支付的便利,所以要推動改革,推動意大利的電子支付。還有高鐵,他提出意大利特別歡迎中國企業來意大利投資,改善基礎設施,提供優質的服務,讓意大利的鐵路也準點。從電子支付到準點的高鐵,反襯出中國經濟的發展,“一帶一路”是有基礎的,另一方面我們還是有優勢的,他們也在改革。而意大利人看中的是中國游客、與中國企業的合作,以及中意文化產業的合作,這些被認為是非常有潛質的。意大利的文化品牌,時尚品牌已經在上海落地,上海企業在意大利的威尼斯、佛羅倫薩也在做文創合作。


這就是另一個角度的精彩,“一帶一路”不僅贏得了發展中國家,新興市場的歡迎,也逐漸贏得了西方發達國家的支持和歡迎。


中國網:隨著“一帶一路”影響力提升和越來越多中國企業成功走出去,您認為中國民營企業應該如何更好參與其中?


趙磊:國有企業是主力軍,民營企業是生力軍?!耙粠б宦贰苯ㄔO必須有民營企業的參與。國有企業主要負責重資產項目,大多數項目是重資產、硬連通、高風險為主,而民營企業做的項目大多以發揮潤滑、粘合劑、催化劑的作用。有了重資產項目,自然需要輕資產項目的配合。


企業走出去一般有幾個階段:第一步是國企走出去,接下來是民營企業走出去,然后是歡迎國際優秀企業走進來,讓更多的當地企業參與進來,形成“共商、共建、共享”的機制。


以埃塞俄比亞的東方工業園和華堅國際輕工業城為例,東方工業園是該國境內首個由外資建成且正式運營的工業園區,推動了埃塞俄比亞工業園的落地。2008年,中國江蘇永元投資有限公司在埃投資建設東方工業園,將現代工業園發展理念和模式引入該國。江蘇永元最初來此是準備生產自來水管,但發現當地毫無工業基礎,便轉向做水泥,結果供不應求,現在轉向做園區投資和運營。作為民營企業,園區靠的是“滾動式發展”,靠在當地投資的東方水泥廠、東方鋼鐵廠等收入來支撐園區發展。

國有企業的園區,以中國—白俄羅斯“巨石”工業園為例,這個園區跟前面園區不一樣,民營企業建園標準不高,來的企業都是勞動力密集型的,所以科技含量不高,但中白工業園卻吸引到技術含量高的企業入園。中白工業園是白俄羅斯與外國合作建立的第一個工業園,位于明斯克機場附近,是白俄羅斯最大的招商引資項目。中白工業園區的招商引資企業以“5+1”產業為主,包括高端制造、電子信息、生物醫藥、新材料、機械化工和倉儲物流,定位為未來型企業,要求入園企業的附加值高,入園后能夠帶動白俄羅斯的企業進行產品升級換代。中白巨石工業園入園企業有38家,中國企業占19家。到2020年,工業園將產出10億美元產品,創造6500個就業崗位。屆時,入園企業數量將達到100家左右,總投資額將超過20億美元。白俄羅斯希望以后全國三分之一的國民生產總值從中白工業園中來。


所以,國有企業、民營企業要協力配合,相互助力,發揮自己的所長,做自己能夠有獲得感的事和能給當地帶來獲得感的事情?!耙粠б宦贰币肟沙掷m,不僅需要讓企業獲利,也要讓當地人也受益,這個受益不僅是要大項目受益,也要進入生活,讓人們感受到潤物細無聲的“一帶一路”的魅力,就這一方面,民營企業確實可以跟進。


中國網:外媒在一直在炒作“債務陷阱”““,以及“一帶一路”的持續性問題,對此您怎么看待?


趙磊:“一帶一路”的五通,可以說是把基礎設置的互聯互通認為是優先領域,但不是唯一。


在過去,就西方國家而言,外商直接投資(FDI)并不一定意味著跨國資本到別國投資建廠,很多資金可能只是出于避稅或尋求高杠桿收益的目的流入他國。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希望以點帶面,不僅能夠走出去,更希望走進去,即幫助相關國家提升其產業基礎以及可持續發展能力。


可以看到,在開展公路、鐵路、電站、港口等基礎設施項目后,中國企業正致力于推動產能合作項目以及健康、醫療、教育等民生項目,如產業園區建設,幫助這些國家發展產業基礎。這樣做,一是滿足國內市場需求,二是出口導向,幫助這些國家換取外匯。同時,中國投資會帶動當地私營部門投資,推動私營部門發展,實現經濟現代化。


中國文化講“舍得”,有舍才有得,與西方的資本邏輯不同,西方是投資一定要看回報。


中國網:“一帶一路”是一項世紀工程,在目前來說,您覺得在發展的過程中有哪些需要改進的地方?如何讓這一世紀工程走得更好?


趙磊:我認為需要改進的地方之一就是“一帶一路”倡議被泛化。我們不能說“一帶一路”無所不能,“一帶一路”一定有它的能力邊界,不能對“一帶一路”有誤解。


我所理解的“一帶一路”至少有三個基本內涵。一是“一帶一路”中國經濟外交的頂層設計。中國企業“不僅要走出去,還要走進去,還要走上去”。不僅要形成產業化,還要品牌化和國際化。中國要到國際市場上經歷風雨,在商品經濟中見世面,要飛揚過海,這個領域考察的就是企業。


二是“一帶一路”是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實踐。西方國家提出本國優先時,中國人想的是世界,西方國家讓自己更美好時,中國人想的是讓世界更美好。


三是“一帶一路”是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公共產品?!耙粠б宦贰本褪侵袊峁┑墓伯a品,而且中國不僅提供公共產品,產品還富有層次性。首先是物質性公共產品,如鐵路、港口、園區等;其次,比物質更高的是理念性公共產品,提供一套思路和解決方案,如理念“一帶一路”的理念、新型國際關系、重義輕利等;最后,比理念還高的就是制度性公共產品。


中國網:智庫與企業如何開展合作,共同助力“一帶一路”?


趙磊:不容回避的是,“一帶一路”智庫研究與建設依然面臨諸多問題,影響并制約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實際效果。


第一,對智庫來說“一帶一路”是跨學科研究,覆蓋的研究領域眾多。當前雖然不乏高水平研究成果和公共外交活動,但總體看來,現有以“一帶一路”為研究主題的智庫在術業專攻方面仍呈現博而不精、研而不透的局面。


第二,專家隊伍建設亟待規范化。因為領域廣、涉及多、應用性強,“一帶一路”研究似乎“門檻”不高,誰都能做,但真正能夠抓住痛點、瞄準現實、做出深度、提供方案的專家嚴重不足。很多專家的成果囿于簡單空洞的政策描述,缺乏深度研究與持續跟蹤調研。


第三,智庫機構大多來自官方,民間力量參與少?!耙粠б宦贰毖芯可婕肮餐饨?,社會智庫體制機制靈活,與國外交往有一定優勢。然而,當前我國社會智庫仍處于探索階段,存在注冊登記難、職稱評聘難、課題立項難、成果報送難、信息獲取難、決策參與難、輿論認可難、國際交流難、稅費負擔重等實際制約,想做事、敢做事、能做事的民間力量作用尚未得到有效發揮。


第四,雖然當前中國智庫的國際交流日漸頻密,但在研究方面仍然是獨力研究多、合力研究少,已有的交流合作相對淺表化、隨機化,缺乏深度、精準、切實解決問題的合作研究。


只有強健自身,才能更好支撐“一帶一路”建設。以“一帶一路”為研究主題的智庫應以補足上述短板為目標,努力改進、提高水準。為此,本人特提出兩點建議:


一是引導智庫堅持問題導向,注重實地調研。發現問題、研究問題、解決問題是智庫的本職所在,國際社會、政府、企業的實際需求是“一帶一路”智庫研究需剖析的重點議題。應當引導智庫堅持問題導向,注重實地調研,避免自說自話,更不能足不出戶、閉門造車。要聚焦問題,深入調查研究,提升嗅覺敏銳性、學術剖析力,點穴式地解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大問題。


二是推動建立國家級“一帶一路”研究院?!耙粠б宦贰奔确沼谖覈鴮ν忾_放,又為全球治理提供公共產品,需要對其進行學理研究、動態性跟蹤研究,需要有國家級的智庫平臺。建議整合有關研究機構力量,建立國家級“一帶一路”研究院,統籌指導全國“一帶一路”研究工作,制定“一帶一路”研究規劃,組織實施國家“一帶一路”重大項目,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同時,也可作為國外對接“一帶一路”的權威智庫平臺,推動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二軌外交”,展現我國的開放思路、國際化胸襟和學術話語權。


中國網: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首次舉辦企業家大會。這具有怎樣的意義?


趙磊:首次舉辦企業家大會是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新亮點。這就是我們所強調的政府主導、企業主體的具體體現。讓企業家、工商屆先進行交流,然后去聆聽,這就是一種進步,也是一種互動,也體現了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我們讓企業通過市場,通過商業,讓企業先相互了解,有了合作框架,有了合作協議,從而回歸“一帶一路”的倡議屬性?!耙粠б宦贰苯K究還是要以市場為依托,以企業為行為主體。(記者 王琳)

 

今晚20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