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期

中國干預美國的選舉這是無稽之談

近日特朗普在聯大上發表言論,他表示中國正在干預美國大選,王毅部長當場給予回擊,特朗普為什么會發表這樣的言論,智庫中國有幸邀請到了清華大學全球共同發展研究院副院長趙可金老師與我們聊聊這背后的“故事”。 [詳細]

文字實錄

      中國網: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家智庫訪談,我是主持人王琳。近日特朗普在聯大上發表言論,他表示中國正在干預美國大選,王毅部長當場給予回擊,特朗普為什么會發表這樣的言論,他有什么目的?今天我們有幸邀請到了清華大學全球共同發展研究院副院長趙可金老師與我們聊聊這背后的“故事”。


        趙可金:你好!


        中國網:趙老師,您覺得特朗普為什么會發表這樣的言論,他背后有什么目的?


        趙可金: 他指責中國干預美國的選舉這是無稽之談,中國既沒有行為,也沒有這個意圖。是他挑起中美貿易爭端,中國被迫和他進行應戰。由此對美國產生的負面影響,已經反過來影響了特朗普所代表的政治力量的選情,所以他在聯合國講這個話,客觀上來講是在“甩鍋”,就是把他的責任歸結為中國的責任,這是他一貫的套路。


      但是聯合國的反應卻并不買賬,各國領導人聽特朗普的講話時候,不時的爆發出噓聲,甚至喝倒彩。實際上表明其實大家看得很清楚,所以可能他的企圖并不能夠很容易實現。他現在在國內受到的壓力恐怕不是我們能想象的,盡管他不承認,但是他在國際上講國內問題就表明他壓力很大了。


       中國網:另外他還在聯大上發表言論,自2001年中國加入WTO以來,已經有六萬多美國工廠搬離美國,這是美國人自己的選擇嗎?美國人為什么選擇了把工廠搬移到中國?


       趙可金:當然是為了獲利,我想在冷戰結束之后,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把刺刀架在美國人脖子上,逼著他把工廠搬到別的地方去。當然是因為別的地方市場的誘惑,包括原材料的誘惑,這是全球化造成的。全球化就是要把比較優勢釋放到極致。所以既然海外對美國來講,其他國家在市場資源、勞動力價格等方面有著很大的優勢,那么美國的投資家也就必然會尋求到海外投資。這是一個國家發展的必然階段。今天來看經過30多年的發展之后,美國看上去由于資本出資帶來了很多的挑戰,但這是一個分配的問題,不是一個發展的問題,就是怎么樣分配全球化的果實,這是問題的關鍵。


    如何補償那些全球的失利者,這是今天要討論的問題。要解決這個問題其實也不難,坐下來,好好談,通過合作共贏的方式,來確定彼此的權利義務,形成一些游戲規則,是原本可以解決的。但是現在美國政府領導人選擇的是,拿起大棒,把對手逼入墻角,強迫對手簽下城下之盟,這種方式難以為人所接受了。所以當美國向全世界征稅的時候,其實是向它自己征稅。


    中國網:特朗普辯稱中國正在實施重商貿易保護主義,您覺得這個說法是否屬實?


    趙可金:重商主義在歷史上有特定含義的,只許出不許進,我就是賣東西。過去我們國家從改革開放之初的時候,有一段時間鼓勵出口,為了獲取外匯,然后通過獲取外匯發展本國的產業。但是現在中國卻不是一味的出口,而是什么?中國要擴大進口,今年在上海要舉行中國進口博覽會,希望把全世界好的東西能夠進口到中國來,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中國正在轉型升級,正在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我們要尋求確立有自己的技術,有自己的品牌,所以我們推動技術的轉型升級。


    所以簡單的把中國看作是在貿易上是重商,我認為這個是不符合事實的。中國在資本的輸出,在技術的升級,在國際的合作,在參與全球治理方面,其實做了更多的事情。特朗普的眼睛當中只有貿易,看不到其他方面,我覺得以偏概全的了。


      中國網:現在有觀點說中美正在進行全面脫鉤,你剛才所說特朗普的眼中只有貿易,所以說我們這次中美之間糾紛沒有上升到意識形態,您是這樣看的嗎?


      趙可金:我覺得要看,我們中國到現在也沒有承認是貿易戰,我們只認為是中美貿易爭端,哪怕實行兩千億加征關稅的政策,我也不認為中美經濟關系會脫鉤。如果從事具體的經濟工作就知道,一個生意一旦形成了,而且多年形成了,不是那么容易說斷就斷的,政府加征關稅可能產生影響,會影響廠商的決定。但是多年交易所形成的信譽,彼此的信賴是斬不斷的。


      第二,即便是美國想跟中國脫鉤,也未必是它能夠做得到的。這一場貿易爭端,并不是以國家為劃界的,并不是整個中國和整個美國的爭端,而是經濟關系不平衡當中的一部分貿易網絡、貿易集團和另一部分貿易集團的爭端,無論哪一方獲勝,都不會斬斷這個貿易關系,只是說這個貿易結構要進行調整。


      美國并不是特朗普的美國,美國的國家是眾多的利益集團的一個多元國家。所以特朗普一味的去違背客觀的經濟規律,而采取一些冒險性的,甚至背道而馳的政策,他遲早會遭到國內政策的懲罰。


      其實美國征收關稅,就讓它征,因為征關稅的過程本身并不是懲罰中國,而是懲罰美國一些進口的利益集團。當然我們不是一個置身事外的第三方,我們要做的就是合理的表達自己的立場和主張。同時,對我們受到損害的一些企業,一些產業,要及時的做出救濟的措施。我們中國政府所做的,并不是要跟美國去斗氣,而是捍衛和保護我們中國企業和中國消費者的利益


      中國網:要有耐心、客觀、理性。


      趙可金:中國現在特別要注意保持定力,我們且等著,我們為此愿意等個十年,看美國這個牌子怎么放,也許等個幾年,未來得美國總統就回心轉意了,所以中國現在做得就是且不動,然后來看觀望一下風向。中國這個體量的經濟我們有一定的自信,我們完全有牌可打,關鍵是不要自亂陣腳,同時要特別注意貿易爭端所帶來的次生災害。 


      中國網:非常感謝趙老師精彩分享,也希望清華大學全球共同發展研究院以后越辦越好,把一些有價值有意義的東西公開給媒體,這樣提升中國人的信心。


今晚20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