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第 3  期

社會智庫之間要深入聯合

        智庫的根本是研究領域,你的思想產品領域,智庫拿出來的方案是能夠真正解決中國發展的問題和世界發展的問題,要練好內功,扎扎實實把研究做好。社會智庫之間要更加深入聯合,只有聯合起來共同成長,才能推動中國社會智庫的可持續、高質量、品牌化發展。 [詳細]

文字實錄

主持人:智庫中國,與中國智庫一路通行,歡迎收看智庫中國特別欄目百家智庫訪談,我是主持人毅鷗。今天我們邀請到了盤古智庫的創始人,也是盤古智庫的理事長易鵬老師,給大家講述一下盤古智庫一路走來的幕后故事,當初是怎樣的想法,促使你創辦盤古智庫的,你給講一講?

易? 鵬:做智庫是我從小的一個夢,我小學我父親讓我看三國演義,很崇拜里面的一個人物叫孔明也叫諸葛亮,做“智多星”是我內心的一個夢想。所以我說理想主義萌芽的時候,當時我在國家發改委下面一個研究機構工作,那時候在十八大以后我就離開這個機構,和一伙志同道合的青年學者,以眾籌的方式做了盤古智庫,我們認為中國要想進一步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需要更多高水平的智庫出現,所以為此我還去了一次美國,拜訪了布魯金斯、蘭德公司,當然現在我們都有合作,有交流機制,了解美國全世界智庫方面的趨勢和它的運作的方式,所以共同搭建了盤古智庫,社會智庫這么一個機構。

主持人:那從創辦到現在也有幾年的時間了,在這幾年當中,你認為有哪些經歷或者哪些瞬間是你最難忘的?

易? 鵬:應該說很多事都很難忘,盤古智庫是在中央提倡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型智庫的這份文件前一年多時間開始籌備,正式成立是2014年1月18號成立,2013年籌備了大概有大半年時間,所以嚴格講從籌備到現在大概三年左右的時間,盤古智庫舉辦了很多重要的活動。最近我們影響了很大的事情——韓國六位反對薩德的議員到中國訪問,也來到了盤古智庫,我們進行了閉門會議,這一次應該是中國社會智庫參與的重大的民間外交一個起點,而且彼此我們交流了一些觀點和看法,同時也把我們各種內參往上報。我們今年3月6號一個盤古智庫的年度論壇,來了500人,來了六七個部長,來了十幾個上市公司的董事長,來了七八十號學術大咖,今年我們6月5號盤古智庫做智庫論壇,美國的常務副國務卿內羅福特,貿易代表等等一些嘉賓來,我們也用了三個禮拜的時間,來了很多各方面的智庫界乃至國際上重要大咖。再比如說北約的秘書長索拉納,前北約秘書長來中國,來盤古智庫做客,短短一年的時間我們籌備了關于中歐關系的一個峰會,這樣的很多,當然我們除了搞活動以外,還有很多研究報告,像宏觀經濟的周報,季報,半年報和全年報,就一系列的報紙,我們也有很多關于創新創業、國際關系很多方面的一些科技研究,去年我在土耳其做了調研交流,出了很多報告以后,目前現在國內在土耳其方面,盤古智庫的發聲強度頻率都是很高的。

主持人:那這當中有沒有什么困難讓你覺得特別難克服?

易? 鵬:說實話我真沒有感到有困難。我現在感覺到是最好做智庫的時代,我認為中國現在需要足夠的思想產品,國家的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的現代化,包括地方的跨越發展,企業的轉型升級,都是有足夠多的思想給我們一個足夠的支持的時候,現在提供給側改革,提供更好的供給側的思想產品,那一定是能夠推動智庫快速發展。所以盤古智庫在三年時間中間能夠成為中國社會智庫的領軍人,很重要的一點還在于這個時代,我認為天時、地利、人和,所以我沒有感到有什么困難,我們要借助這個勢頭,有了這個風口還要飛起來,盤古智庫在這個過程中間發揮自己的比較優勢,體現服務的高效性。再比如我們和媒體互動的快捷性,盤古智庫現在有92位學術委員,有50幾位研究員,盤古智庫光全職的發工資的人員就有30多位,那么我們在快速發展中間,感覺機會會更多更大。

主持人:你覺得在中國社會智庫的發展可能會面臨哪些困難和挑戰?

易? 鵬:因為中國社會智庫是新的東西,借助中央關于推進智庫建設以后,專門有列了社會智庫。以前我也在體制內智庫工作過,那么我們感覺一點,現在社會智庫比以前體制內智庫有優勢,反映比較靈活,機制比較靈活,然后動員效率比較高;但是我們也有劣勢,比如說人才吸引中間的渠道問題,現在有些人認為要有一個職稱,比如我要正高職稱,那么按照我們現在高級研究員可能沒有辦法給他評教授,研究員這個體系,那么體制內可以具備這個條件。第二個舉個例子比如我們在北京,要想一個優秀的博士或者博士后留下來,人家有時候問你一個問題,有沒有戶口,那么社會智庫可能沒有體制內智庫他們能解決這個問題。第三,體制內智庫本身就是在某個部委下面,要不然就是它已經建立了比較成熟的制度,我們相對而言可能就要我們自己建設。一些開明的,有眼光的這些決策者,日益意識到社會智庫的重要性,像盤古智庫給了很多中央部委或者給更高級別的機構,提供了一些思想建議,那么他們也愿意聽我們一些觀點,這都是一個比較好的趨勢。同時社會智庫中間,隨著研究人員的思想越來越解放,他認為一點在社會智庫做高級研究員,不見得比一個傳統的智庫和大學或者一個傳統機構的一個正高級別的差。事實上,美國布魯金斯的高級研究員的分量可能比哈佛大學的教授分量并不差。那么當然要把社會智庫做起來,像盤古智庫這幾年應該說確定了定位以后,我們招實習生,我們招聘人員很多,我們有很多博士,北京大學的博士愿意到我們這全職工作,我們的實習生,現在基本上要排隊,不光有哈佛大學的,有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也有北京大學的,清華大學都愿意過來實習,他們感覺在智庫中間實習一個月或者兩個月比他在別的地方他感覺收獲很多,尤其我們的社會智庫,像我們盤古智庫最多的一個禮拜十幾場活動,而且來的可能像有索拉納這種人物,有基辛格這種,那么他接觸的層面就完全不一樣,要高品位,各種大咖云集來共同推進,所以這樣我認為社會智庫的劣勢已經越來越縮短了,再比如說我們報送的渠道,隨著我們自己各種品牌影響力的確定,個人人脈的建立,我們報送的渠道現在也越來越便捷。

主持人:我聽出來了,咱們盤古智庫人才還是源源不斷的,最初招兵買馬的時候,你給我們講講這方面的故事。

易? 鵬:最初招兵買馬當年我做創始人,原來講的盤古智庫第一筆錢是我本人自己掏的,靠以前講課的錢拿出來做的盤古智庫,完全靠青年學者自己掏錢,盤古智庫不是被“包養”的是被“供養”,當年在“供養”的情況下,我們不像有些智庫有很大的一個財團來支持它,我現在路線還是靠“供養”,靠多方面“化緣”的模式,企業家贊助不是太多,讓更多的作為共同發起人的模式來募集這個資金。當時更多的是靠“購買”友情,盤古智庫剛開始前面20個學術委員,像管清友、張明、陳實、陳秋明、白源峰,這種私人很好的朋友,很好的朋友以后他自然而然就一起來干這么一個活,當時是這么來做的人脈。第二個募集資金中間我們招聘了一些做后勤服務的,做學術服務的,剛開始的時候盤古招人沒有現在這么好招,但是總體來說以人格魅力,以賣面子等一系列方式,工作人員越來越多,所以我們現在整個智庫目前的發展也是越來越好,我們三年時間從當年剛創辦的時候就本人一個人,到現在30多個人,未來不斷地增加,我們研究員隊伍不斷地增加,我們現在兼職的學術委員累積起來30多人,研究員將近50人,這種規模,我們盤古智庫不斷往前推動。

主持人:一邊要做科研工作,一邊還要考慮資金的問題,您的壓力大不大?

易? 鵬:我壓力不是很大,我天性比較樂觀,我很喜歡尋找挑戰,我認為中國想要成為真正能跟美國比肩的國家的話,或者實現中國夢,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話,必然要有一撥非常優秀的智庫,我們應該有布魯金斯、蘭德等一系列這種智庫,比他更有影響力,更有水平,或者能夠接近或者相差不多的這種智庫要有,我做智庫內心有一個夢想跟理想,我希望我自己用二三十年時間,能把盤古智庫做成國際上有一席之地,有影響力的智庫,所以在這個夢想的情況下,這個我內心喜歡的事業,我從小喜歡諸葛亮,我感覺我內心的愛好,特別感覺到有成就感,不但對自己,對這個國家,對這個民族我感覺都有價值,那么這個事做了我感覺有足夠的動力。有些事我感到也累,比如募集資金,因為社會智庫對大的挑戰三個,渠道、人才和資金,我經常講有錢不見得能辦好一個智庫,但是沒有錢萬萬是辦不好一個智庫。所以怎么募集資金,而且盤古智庫是非營利性機構,它募集的資金更好給學者做研究,我們支持更多的學者做考察活動,比如我們下個月要去英國,我們有一撥學者去印度考察,中國現在很多企業想進入印度市場,中印是世界兩個重要的國家,可能也需要我們不斷募集資金,募集資金中間總體來說感覺到募集資金也沒有想像壓力那么大,第一個可能也是本人長得比較帥,開個玩笑,總的來說我的朋友還比較多,他們愿意給我一些支持。第二個方面很多企業家日益意識到捐助或者資助一個智庫,他對這個國家的現代化有價值,對實現中國夢有價值,他們愿意來做一些捐助。第三他們也感覺到智庫的產品對他們而言也是針對企業的發展有足夠多的價值,這些方面情況下我感覺到企業的捐助。目前談起來我感覺越來越寬,我們目前募集資金能力越來越強,而且隨著盤古智庫的影響力變大,募集的資金可能更大,相對進入了良性循環,但是在剛創辦這段時間是我自己掏錢建立這個非營利性的智庫,熬過來以后,內心與夢想又喜歡何樂而不為呢,所以我感覺做智庫過程中間,我感到充滿了輕松,我現在很多朋友聊天,我感覺到這些問題。

主持人:我們智庫中國就做易鵬老師智庫夢的見證者,二三十年之后我們要再來采訪你的話估計可能跟今天是不一樣的。

易? 鵬:我也希望,我自己感覺到這一輩子如果能把一個盤古智庫,在中國智庫中能夠成為一個高水平的智庫,我這輩子夠了,我經常這樣想美國雖然有錢不見得比我能記得多,因為記得哈佛,記得布魯金斯,記得斯坦福,記得耶魯這些人的名字,大家都有共同價值觀的時候,我想中國智庫的春天到了。所以黨中央也下了文件,制度支持力度越來越大,現在媒體,像你們中國網做的智庫中國也是對智庫發展的一個推力,在這種大合作中間我們形成合力,講大一點是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再大一點世界和平發展,講小一點讓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人生的成就感,我認為最終也是能夠實現。

主持人:你覺得從十八大以來社會各界對智庫的認識和了解是一個怎么樣的過程?

易? 鵬:一個是我剛開始干智庫的時候,我周邊很多朋友包括比較優秀的社會人士都不知道智庫是干嗎的,隨著我做智庫這幾年提這個問題越來越少,十八大以來尤其去年中央出臺關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型智庫以后,在這種背景下對智庫的認識越來越多,越全面,我認為十八大之后智庫是一個萬馬奔騰的時代,我也愿意看到有更多的智庫出來,比盤古智庫更優秀的智庫出來,尤其是社會智庫出來,只有千軍萬馬才能形成一個中國智庫發展的大好的春天,所以我們大家要學會共享合作多交流,多提出一些方案,給有關決策層或者給有關部門,我們現在盤古智庫天地人和,經世致用,天地人和就是我們要協同,要大家聯合起來,共享起來,而經世致用是我們研究的東西不能太學術化,不能太理論化,不能太離題萬里,必須解決實際問題推動中國現代化成本最低。

主持人:中國現在來講社會智庫也是在不斷蓬勃發展,你再給我們提點建議,社會智庫怎么樣修煉內功,才能更進一步?

易? 鵬:第一,智庫的根本是研究領域,你的思想產品領域,智庫拿出來的方案是能夠真正解決中國發展的問題和世界發展的問題,要練好內功,扎扎實實把研究做好。第二,社會智庫必須解決資金可持續發展的問題,所以社會智庫一定要考慮到自己資金的規劃,要考慮到資金的流量的平衡,因為社會智庫你做兩三年可以,但是做30年,50年必須要有可持續發展的資金支持。第三,智庫要學會利用好媒體,發揮好和大眾交流的功能,因為智庫很重要就是推動社會共識,智庫一定要有很強的影響大眾的能力,使得大眾看到問題,對待問題,促進問題的時候,能夠更加理性,能夠勁往一塊使。第四,社會智庫之間要更加深入聯合,只有聯合起來共同成長,才能推動中國社會智庫的可持續、高質量、品牌化發展。

今晚20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