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第 2  期

智庫的作用:咨政、啟民、孕才、伐謀

        過去的中國的智庫過于限于國內的很多政策思考,而即使在國內的政策思考我們恐怕很多方面做的還不夠,現在又需要國際方面的建議,中國全面擁抱全世界。這個時候中國的智庫恐怕在很多方面實際上離這個時代的需求還是相差甚遠的。所以要全面推動中國社會新型智庫的發展。 [詳細]

文字實錄

主持人:智庫中國與中國智庫一路同行,這里是智庫中國特別欄目《百家智庫訪談》,我是主持人毅鷗。今天我們的節目邀請到了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的執行院長王文老師來一同分享重陽的成長經歷。人大重陽成長迅速,取得驚人的成績,更難得的是在媒體圈和智庫圈廣獲好評,請您跟我們談一談其中的奧秘。

王 文:其實也沒有太多的奧秘,重陽能有今天要感謝的是自上而下的支持,所以我也借此機會感謝一下我們智庫的同行以及包括中國網在內所有的媒體同仁們。首先,是這個時代給了我們的機會,自從十八大以來習總書記就對智庫問題非常重視,據不完全統計這三年來,習總書記在不同場合至少幾十次談智庫的重要性,這么好的一個時代給我們,我們當然不能放棄。另外,重陽研究院依托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在人民大學中國最好的一所哲學社會科學的高校里面理應會有一所或者幾所更多好的智庫出現。第三個原因,我們也自我表揚一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自成立以來全體員工也都非常努力,尤其是來自國內外還有十幾個國家的80多位高級研究員,甚至還有前總統這樣的政要也支持我們。院內每天坐班的大概有40多位全職員工,都非常努力,兢兢業業不辜負這個時代。所以一路走下來以后突然發覺,一個事物能夠往前走,往往是綜合作用力的結果,缺一不可。但是我們未來還有很遠的路要走,現在只是邁開了剛開始的第一步,未來可能還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等著我們。

主持人:在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邁開第一步時,您覺得當時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王 文:困難當然有,因為任新生事物的出現都是非常困難的,智庫在中國來講還是非常新興的行業。那么如何去做?對于重陽來說最大的困難是我們面前沒有一個范本可以參照,必須要時時刻刻去摸著石頭過河,而且像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這樣的一個綜合性,高校加社會模式的智庫在世界上也沒有很好的范本可以學習。在過去三年多來,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在各界的支持下還是很兢兢業業的去走好每一步。首先,不要犯錯誤;第二,我們內心有家國情懷,我們愿意為這個國家和這個社會去做點自己的貢獻,而且實實在在的貢獻,久而久之我們就走出了自己的一條道路。

主持人:您曾多次訪美,想請您談談美國作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的智庫又發揮怎樣的作用呢?這對中國智庫的發展有什么借鑒意義?

王 文:我自己因為過去有八年媒體的經驗,而且是國際新聞媒體人,現在將近四年左右智庫人的經驗,我非常有幸去了全世界幾乎所有的一流的智庫,與智庫的總裁或者高管進行面對面溝通和交流,我認為美國智庫在三個方面比我們領先。

第一,美國智庫非常的職業化。美國的智庫學者也是職業化的,他們存在退出機制,有一定的聘期,如果做不好就退出這個職業,這叫職業化,這是市場化的一種非常專業的稱呼或者趨勢。

第二,美國智庫呈現產業化趨勢。華盛頓的“K街”號稱“智庫一條街”,這條大道上智庫就比鄰而居,先是企業研究所,與企業研究所隔墻而居的是卡內基,卡耐基邊上是布魯金斯學會,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的對面是皮特森經濟中心。這就是智庫產業園,用中國的概念講,就是經濟產業園的概念。每一家智庫都是思想的商店或者思想的工廠,像專賣店一樣,一個個就在那,銷售者他們的產品。

第三,美國智庫相的專業化,我走訪很多智庫給我最深印象的是這些智庫的研究人員基本上都不超過60%,甚至沒到50%。剩下50%的人有的從事政府關系,有的從事捐款,有的從事媒體關系,還有的從事會務工作,每一個工種都有專業的人在做。相比之下中國的智庫90%都是學者,他們在很多對外傳播、政府關系甚至還有很多會務上就顯得沒有美國那么專業。

所以在職業化、產業化和專業化這三個方面還要向美國學習。但是要強調的是但是,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絕不能照搬照抄美國模式,因為美國智庫的發展同樣存在著一些問題。比如美國的智庫過于為政黨說話而不是為人民說話;美國的智庫那么強大但他們很多時候炒作的成分過大,在某些問題上,在某些問題上走極端的成分過大。所以美國智庫那么強大,但是美國智庫沒有幫助美國停止走向相對衰落的步伐,這是美國智庫需要反思的。中國智庫過去也是作出了巨大的貢獻,比如中國最大的智庫中國社會科學院為中國的改革開放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也為中國決策者輸出了相當一大批優秀的人才,我們做的恐怕更多,比如走向全球,更多的傳播自己,更多的會向世界講中國故事,在這方面我們也要借鑒美國的經驗,但不能照抄照搬美國的經驗。

主持人:美國智庫學者發出美國聲音,宣揚美國的政治的優越性,文化的多元化、民主化,令世界人都向往美國。中國智庫學者應該怎么樣發出“中國好聲音”?

王 文:過去幾年我也非常有幸,受各方委托去了幾十個國家,每到一處參加各種活動,向全世界闡述中國的看法和中國的立場,當然這些看法和立場凝結在一起就變成中國各種各樣的故事。我個人感覺講好中國故事大概有這么幾點體會:

第一,必須要有相對比較流利和順暢的英文;第二,掌握一些基本的技巧,要掌握火候,往往一次發言只5-10分鐘的時間,要知道在最簡短的時候用最精辟的語言表達清晰,不求大而全。剛剛在非洲我參加了中國智庫媒體論壇,輪到我的時候已經快到午餐時間。我想不用講那么長了耽誤大家吃飯超過飯點,但是下面普遍反應我講的最好。我就打了個比方:非洲現在就像一個漂亮的小姑娘,美國、日本、印度、中國這些帥哥們都希望能夠追求她。但是非洲要睜大眼睛,要選對了你的男朋友,而智庫就好比是“媒人”,我們要給這個姑娘做參謀哪個是最好的。作為“媒人”我認為有三點較為重要:第一未來有沒有前途;第二歷史是否劣跡斑斑;第三人品如何。請看中國,未來肯定很有前途,歷史上中國從來沒有侵略過非洲,沒有跟非洲有過結,不像有的列強,現在中國正蒸蒸日上等等,我發言結束得到了臺下人的肯定。

再比如說我經常到海外去講中國的成就:中國過去的30年可以用0、1、2、3、4這幾個數字就可以講清楚中國30多年到底做了什么。0:就是0場戰爭、1:用1代人的時間、2:讓2億人致富、3:3億人脫貧、4:實現了四個現代化,所以零場戰爭,一代人時間,兩億人致富,三億人脫貧,四個現代化就可以完全概述這30多年來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所以,講好中國故事的關鍵在于用簡單的語言傳播核心的要意。當然,真正講好中國的故事的背景和基礎還在于中國本身發展要持續下去,發展的越來越好,國內發展的越來越好的狀態,這是中國故事會被講的越來越好的根本的基礎。

主持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被授予2016年T20峰會的三家牽頭智庫單位,G20杭州峰會將召開,人大重陽作為牽頭智庫的代表將貢獻哪些力量?

 王 文:中央任命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為T20牽頭智庫之一,我們三家牽頭智庫共同合作,分別在全世界的十個城市舉辦了十場重要的20國智庫論壇。分別在北京、上海、深圳、華盛頓、日內瓦、柏林、秘魯的利馬、印度的孟買等等,每一場會都有幾十到上百人參加,加起來大概超過了兩千位全球智庫專家參加過中國智庫牽頭舉辦的T20論壇。這些論壇至少發揮了這些作用:第一,很好的宣傳了G20杭州的主張,創新(Innovative)、活力(Invigorated)、聯動(Interconnected)、包容(Inclusive)。第二,為G20杭州峰會起到預熱的作用。第三,為G20杭州峰會起到非常好的國際溝通和聽取國際意見的機會。在十場會議的基礎上我們也向相關的決策部門遞交了來自20國智庫的政策建議報告。在最后一場會議上中國的外交部的副部長也是G20的協調人,高度評價了T20。他用了11屆G20峰會以來,唯一一個主辦國對T20最高的評價,他說T20目前已經成為G20的思想庫和大腦,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這已經獲得了,智庫層面已經獲得了G20主辦國的最高決策承認,這也是對我們最高的褒獎。所以我認為從這個角度來講,智庫的確是為決策層建言獻策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主持人:未來中國智庫將發展成什么樣?中國智庫經過怎么樣努力才能成為影響政府決策的“外腦”?

王 文:事實上我認為目前中國的確已經有很多智庫,都已經成為了政府的外腦。目前已經有很多非常優秀的智庫跟政府之間的關系非常緊密,也真真切切的為政府作出了很多建言獻策的作用。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中國發展的速度過快,建言獻策的思想供給跟不上決策需求,因為我們太需要有很多決策的參考。舉個很簡單的例子,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后中國走出去的步伐非???,中國在海外的資產已經達到了6萬億美元。中國在海外持有中國護照的居住時間在半年以上的中國人已經達到三百萬。中國的企業,光在非洲的企業就有三千多家。中國每年出去旅游的人員將已經達到了1.5億人次左右。中國今年中國對外投資已經全世界最大的對外投資國,我們源源不斷的錢都投到外面去,向全球投資,但是我們智庫的人員有沒有全球化的思想?有沒有全球化的可供角色參考的中國走向全球化的建議呢?過去的中國的智庫過于限于國內的很多政策思考,而即使在國內的政策思考我們恐怕很多方面做的還不夠,現在又需要國際方面的建議,中國全面擁抱全世界。這個時候中國的智庫恐怕在很多方面實際上離這個時代的需求還是相差甚遠的。所以要全面推動中國社會新型智庫的發展,因為我們落后時代太遠,所以還要繼續努力,包括我們人大重陽也責無旁貸。

主持人:現在我們再提中國夢,再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也是想讓最廣大的人民群眾都參與到這個過程中來。您覺得智庫在這方面能貢獻哪些力量?

王 文:我經常用八個字四個詞來形容智庫的功能與作用。第一個詞:咨政,就是為領導人提建議,獻策獻計。第一個詞:啟明,執政和啟明。每天有那么多政策報告出來,那么多政策上決策的文件出臺,智庫作為是國家的良心,應該在這種重大事件上應該發聲,向老百姓向社會客觀的清晰的闡述智庫的看法和見解。第三個詞:孕才。學?!坝恕?,智庫“孕才”,我認為是過去這段時間我們也經常在做,過去的三年多我們向政府、社會輸出了很多人才,在人大重陽工作過的一些同志們他們很優秀,就被社會上的一些機構被挖走了,我們也認為這是孕才,所以這是典型的旋轉們,從智庫旋轉到政府,或者從智庫旋轉到企業,都是一種孕才的方式。第四個詞:伐謀。套用古代的古籍里面的說法,《孫子兵法?謀攻篇》言:“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彼^伐謀就是我們要去影響國際社會。這才是一個中國未來頂尖智庫重要的標志之一。所以從這個杠桿上來講,中國智庫還是革命尚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

今晚20选5开奖结果查询